返回列表 发帖

[活动] 【伪接龙活动】渡有一只暗黑龙.....

这个是很早以前的想法,觉得自己想下去没意思,而且不可能写成故事了

————————————————————————————————————————————————
大致意思是:
魔界的人送了一只幼年期的暗黑龙宝宝给渡抚养,当然前提是渡已经变的亦正亦邪。

正:他虽然带着暗黑龙宝宝去了神部界,内心却不想伤害自己的朋友,而是偷偷抚养。暗黑宝宝会变化大小,所以很长时间没人发现。

邪:当暗黑宝宝长大觅食无意杀死圣龙殿的人,渡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装作和大家一起找所谓吸血鬼。最后由着它去伤害包括身边朋友,直至击昏御雷丸取血喂宝宝被发现。

结局很多种:
1、渡成了黑暗骑士。2、暗黑龙死了,渡被俘囚禁终身;3、暗黑龙变好了;4、渡死了,暗黑龙报仇,只剩下一个勇士;
.........
等等
————————————————————————————————————————————————

所以,干脆来个故事接龙吧。
我先开个头,然后你们根据下面的提示接下去,一句也行,两三句也行,不限制的


渡来到创界山参加了春祭,盛大的活动要持续好几天,所以翔龙子邀请他多呆几天,他也就答应了。
渡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盖子,一个幼小的物体探出了脑袋对着他呜咽的叫,未成形的翅膀晃来晃去。他笑,轻轻抚摸这个脑袋说:“久等了,今天的晚餐很丰盛,我这就带你去~”
悄悄溜出圣龙殿来到一片空地,他将它放了出来,然后指了指圣龙殿说:“除了这个地方你不能去,其他地方随你~”
黑乎乎的小东西唔了一声,转身进入丛林,渡跟在身后,心里想着给自己这个东西人说的话:“如果好好养大,这个世界都是你的~”
他心里暗笑着。
前方的小东西停下,转头对他扇翅膀呜呜叫,他过去一看,前方一个人倒在地上,衣衫褴褛的样子,是个乞丐
呜呜?
像是需要自己首肯的它才肯动手,看起来果然听话,只不过长大后还会这样么?
渡点点头,背过身去,只听后面一阵嘶嘶声,那个人就这样去了。。。。。。

第二天,大殿里的人都在喝茶,有侍从进来报告,说一个流浪汉死在了附近
问是怎么死的
回答好像是被吸血鬼之类的东西将血吸干,只留下尸体
“什么?吸血鬼?”
一屋子人包括渡都站了起来,脸上全是吃惊的样子!








好了,大概就是这样,你们可以接下去了
不用像我写那么多,我只是把大致情况说了下,因为后面不知名的路人、熟人、热心的侍女等都是这样死的
你们可以想象写下去
一两句、两三句都行

2楼,看你的了~~

Drache

"不像话!"
陵侯第一个跳起来。
“你们这些武官整天干什么吃的,就知道拿薪俸混日子,一个流浪汉就这么随他在附近闲晃,这要万一是魔界中人......”
“是啊是啊”
文官们一个个交头接耳附和起来,顿时将个缎武宝指责得哑口无言。
“你当圣龙殿是什么地方了?”
陵侯步步紧逼,丝毫不做半分退让。
“这圣龙殿方圆百里可不都是你该警戒的范围?”
“哼...果然是安逸惯了吧?”
“哎呦,那流浪汉还不知怎死的呢,天晓得“东古诺将军”会干出什么事了?”
“此人留不得,完全不能信任呢...呵呵”
相对于文官们的冷嘲热讽,武官们则是个个显得垂头丧气,欲辩不能。

TOP

爱恨佳人

“好了,不要在责怪武宝他们啦”
翔龙子说着慢慢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时间周围都安静了
“验尸官都说了,这是某种动物造成的。再加上这几天春祭,来来往往很多人,流浪者出现在这里不足为奇。只要加强防守就行了。和武宝他们没关系。”
武宝等人人松了一口气。
众人散去后,翔龙子对等在殿外的一干朋友笑笑:“没事,应该是场意外,不用担心~”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回房间的路上,武宝十分感激的说:“谢谢翔龙子殿下。这要是虎王殿下,就要闹起来了。”
“还好没有,因为他还没回来啊~”翔龙子微笑
“不过也快回来了~”武宝象征性的看看天,好像什么东西就要降临一样
翔龙子笑,转头对着跟在后面渡和美子说:“今天这里宴会,所以不能陪你们,你们自己去玩玩吧。”
送走翔龙子,渡陪着美子转了几圈后,就回去了
进入房间关上门,小心的拿出盒子,发现黑乎乎的小东西正在看着他,轻声责怪道:“太不小心了,以后吃饭的话得先离这里远点,走,我带你去镇上玩玩。”
关上盒子渡打开房间的密室走了出去。因为密室是防止意外而存在,又可以通到外面,所以圣龙殿每间都有。无形中给渡创造了便利~

镇上很热闹,渡怀中藏着盒子走向了人群,扫视着每一个人。。。。。。

TOP

Drache

“哎呀...渡!”
正当渡抱着盒子小心翼翼地在人群中穿梭,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了。
“咦...啊!......”
渡转身看见此人,脸上不由得绽放与之前迥异的阳光表情。

眼前这位可爱的少女正是住在创界山第四界层的由纪,虽然创界山已经恢复和平,但渡第一次来到创界山与魔界之王道古达战斗时的记忆犹新。当时正与魔界残三兄弟战斗时曾受到由纪的帮助,成功破解第三及第四界层的气候之谜。

“渡也是为了春祭才来的吧?好大的盒子...买了什么呢?...”
由纪望着渡手中的盒子好奇地问道。
“呃...这是...这是......”
面对由纪天真灿烂的笑容,渡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看起来很重呢...我来帮忙吧!”
“不!不用啦、我自己来就...”
渡话还没说完,盒子就被另一人从身后抱走了。

“怎么说不用呢?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提个盒子算什么?”
身后这个趁乱抱走盒子的人开口了,渡回头一看,心脏噗噗跳得更快了。

TOP

爱恨佳人

渡紧张极了,身后古拉马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里面装的什么?”古拉马端详着这个盒子,又颠了了颠:“还挺沉的,装了什么?”
“只是吃的,不要打开啊~”
渡去抢,结果对方已经打开了
打开盒子古拉马楞了一下,随即笑道:“什么呀,就是一堆冒热气的饭团。”
渡抢过盒子,里面的饭团依旧冒着热气,连忙盖上盒子表达不满:“我刚买的,为了保持新鲜才装到这里。翔龙子殿下没吃过镇上的饭团,给他带的。你干什么给我打开。”
古拉马笑笑:“你那么小心,别人都以为是宝贝,不看看才怪~”
一旁的由纪说话了:“放在这样的盒子不行,恐怕翔龙子殿下吃到嘴里就凉了。这样你去我那里我给你装在一个可以保持新鲜的袋子里,顺便请你吃饭~”
渡有些犹豫。但看到她一脸高兴的样子也就答应了。
古拉马还要去别的地方中途就告别了,这多少让渡放心了不少,一路上和由纪说说笑笑的,偶尔眼角的余光瞄向身旁的草丛,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吃过饭,由纪将重新包装好的热饭团放回盒子,说了注意事项后,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惊叫,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呆在这里,我去看看!”
渡抱着盒子跑出房子,随便在路旁捡了个树枝向前方跑去。
由纪不放心,不久也跟了过去。而此时的渡早已将暗黑龙回收了。
只不过远处的池塘边一个人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TOP

Drache

而池塘边早聚集了许多匆匆赶到的人群。

“呀啊啊啊啊!!...我的、我的孩子......”
一名女子面容扭曲,声嘶力竭地呼唤倒地的孩子,而旁人正紧紧拉着她,不让她继续看着眼前可怕的场景。

“发生什么事了?”
渡冲上前问道。
“......”
而身边几位死命拉住母亲的大婶也只是抹着泪,什么话也说不出。
渡拨开人群,往池边一看------

那是一个难眠的夜晚,母亲的哭号在渡的耳中缭绕不散,而池边那骇人的场景渡甚至不想再回想第二次,那是一个五岁的男孩,肢体早已支离破碎,而体液也早已被吸干。

“渡?你没事吧?”
看着沉默的渡,虎王关心地问道,众人早听说渡在案发现场落泪一事,而渡惨白的脸色更让身边的好友担心不已。
“没事”
“渡,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了”
翔龙子也担忧地望着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渡好过一些。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
渡将两人撵出房,将房门紧紧锁上,当然,罪魁祸首也立马钻了出来。

“咕?”
小小暗黑龙睁着大大的眼睛不解地朝着渡扇翅膀。
“你别烦我”
渡转过身,心中很是纠结。
“咕?”
小小暗黑龙睁着大大的眼睛从嘴里吐出一块东西,渡并不想知道那块肢体原先究竟属于什么人。
“别再这么做了”
渡终于受不得小暗黑龙无止尽的骚扰,回身一把捏住了牠。
“我不需要你拿那种东西来讨好我!”
“咕?”
“要知道这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
“咕......”
“还有,下次别再对小孩子出手了”
“咕......”
“不行,虎王也不行”
“咕......”
“美子也不行”
“咕......”
“施巴拉古也不行”
“咕......”
“好了好了!圣龙殿的人都不可以!”
渡梳着小暗黑龙的毛轻轻哄着,方才的怒气已解消了一半。
“像之前那样,我说可以才可以,知道吗?”

TOP

藤藤

但是渡心里知道,小暗黑龙也许只有现在听自己的话,它总有长大的一天,它始终是暗黑龙,流着魔性的血。自己到底能控制它到什么程度呢?一旦想象到它会伤害自己身边的好友,渡不禁打了个寒颤。
渡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景象...但是,自己的愿望....
带着这份矛盾,令渡辗转不眠。



--------挫文笔 插几句

TOP

爱恨佳人

两起事件的调查结果没有任何进展,只知道是某种会吸血的动物造成的。可是查来查去,也没查个所以然来。为此翔龙子很苦恼。
不过好像最近没在听说过这类事件的发生,可能真的是个个例吧。
池塘边的事件发生后渡的脸色一直不好看,那阵总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为了让他开心起来,翔龙子邀请他们一干朋友散心,但渡依旧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饭团很好吃~”为了缓和气氛翔龙子开了口
“嗯?”渡抬起头
“你那天带回来的饭团啊,不知道是谁把它放在可以长时间保持温度的袋子里,拿出来依旧热气腾腾。说真的,镇上的饭团比这里好吃很多~”
“好吃就好~”渡一听,有些尴尬的笑笑。要是让翔龙子知道那天小暗黑龙就是趴在这饭团上被自己装进盒子带回来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吐出来
一旁的虎王说话了:“渡,你不要在想那件事情了,出来就是开心的~再说了,这段时间不是什么也没发生么?”
渡看看他们,露出一丝笑容,也没在说什么
其实这段时间,自己的行动变得非常隐秘,选择的对象都是小动物。虽然小暗黑龙表达了不满,但为了不让再去伤人,这段时间只能以动物为目标,善后工作也非常到位,悄悄一埋谁也看不见。

小暗黑龙已经长大了不少。虽然那个盒子小,但里面的空间非常大,所以无论它长多大,盒子里绝对是放得下的。不过夜深人静时渡会通过密道带着它出来转一圈,顺便寻找新的猎物。
今晚的猎物比较大,小暗黑龙死活盯上了一头骆驼。虽然骆驼对尚未长大的它来说还是庞然大物。可魔物就是魔物,盯上的东西绝不会放过!
可怜的骆驼无论怎样挣扎,可是无法摆脱那依附自己的东西,挣扎得越厉害,疼的也越厉害。

渡挖了一个好大的洞,等他把一切处理好了已近天都快亮了,而身旁的家伙扑闪着翅膀一股兴奋劲
“什么,你要飞?”渡大吃一惊
“咕—咕!”小暗黑龙伸了伸翅膀
“不行,现在不行!我们必须回去!”渡摇摇头
“咕!咕!!”
“你疯了吗?被人发现就糟了!”
“咕!咕!咕咕!”
渡被缠的没办法,于是说:“要飞可以,不是现在,明天晚上我让你飞个够,总行了吧~”
“咕~~”
看来是同意了,它总算安静下来,乖乖的的回到盒中
“好好睡一觉吧~”
渡拍拍盒子,自己也打了个哈欠,从密道返回了房间


PS:希望下面有人接龙时出现这个:
      渡熟悉的热心肠的宫女,外出采购食品,发现了密林中飞行的小暗黑龙,以及正在掩埋动物的渡。
      质问、要去报告、
      惹怒暗黑龙,渡来不及阻止,宫女死

TOP

Drache


这是一个阴郁的天,清晨暗地起身喂养小暗黑龙的渡依旧呼呼大睡,然而圣龙殿大殿早已沸沸扬扬,文政官最高首长陵侯将缎武宝狠狠参了一本。
由于神部界罕有的凶案未破,人人自危,迫于众人的压力,翔龙子不得不收起私心,将武宝降职处分。此事自然引起虎王的不满,于是决定亲自上阵,以期将凶犯早日捉拿到手。

“...半点头绪也没有啊!该怎么办呢?”
虎王揉着头,方才在圣龙殿大広间发作的情绪还未平复。
“果然还是找渡一起...”
虎王信步走向渡的房间,正巧看见一名侍女鬼鬼祟祟地在渡的房门前不知道干些什么。

“喂!你!”
虎王烦闷至极的心情一下子爆发了。
“偷偷摸摸的,搞什么!手上拿着什么?”

这侍女没料到虎王的突然到来,一时间慌了手脚。
“虎王殿下...我...我没......”
看着面露凶光的虎王,侍女吓得几乎快哭出来了。
“你想对渡做什么?”

“怎么这么吵?”
正当虎王揪着侍女的手臂质问时,房门啪地一下打开了,渡正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望着两人。
“渡!这女人鬼鬼祟祟不知道想对你做什么!”
虎王一向恶人先告状。
“啊?......”
看到眼前的景象,渡怎么也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虎王,你别误会,是我拜托她替我做事啊!”

原来第二件命案发生之际,随后跟到现场的由纪的情绪也受到不少影响,为了给由纪打气,渡经常托此侍女带些食品礼物及信件探望她。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为什么不早说?”
虎王抱怨着。
“我不想麻烦大家”
渡低声嗫嚅。
“算了,随便你”
虎王一屁股坐在渡的床上。
“渡,和本殿下一起捉拿凶手吧!”


--------------------------------------------------------
藤藤接得很有感觉啊。

小爱,我还以为写得狠一点你会让渡乖一点的...想不到......
(可恶、我都对孩子下手了说)

TOP

藤藤

渡听到一下子感到自己身子一震,“找...凶手...?”
“对呀~!就是之前那件案子的事情,你不是很在意吗?”虎王没有注意到,若无其事的在渡床上躺下。但是过了一会儿,也听不到渡的回答,于是坐起,奇怪的看着脸色有点不好的渡。“怎么了?”
“额...虎王,对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回答,渡转了一个方向。
“怎么看嘛...”虎王翘起脚,手托下巴,想了一会,“第二件案子,是不是临时的呢?”
“?!”
“第一次选了一个身份毫不起眼的人,第二个受害者,可是在举行着春祭的镇上,再怎么想也不太对劲吧?”
“嗯...”趁着虎王没想到最初一起找凶手的念头,渡马上找个借口让虎王离开,“抱歉,虎王,等一下约好了由纪,我现在得准备一下。”
虎王瞪了瞪眼,然后一副明白了的样子,拍拍渡的肩膀,“好的!加油哦!”然后微笑着离开房间了。
渡坐在床上,重重的舒出一口气,向放着小暗黑龙的盒子的方向望了望,书桌上锁了的抽屉,心中的担忧再次上升。
“咯咯”
这时候,门又敲起来了。

================
怎么这么久都没人接QwQ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