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灌水] 杂乱的同人文

发现原来自己弄的那个无逻辑无文笔那个锁了,也没有什么心思接着弄了。
正好最近看过一些影视又有感了……因此继续YY点文,没有更新周期

前提:
1、渡和由美(年龄为30左右)之外,原著中人物仅有海、美可能登场,且人物形象切勿与原著相比较。
2、文中出现的人物现实存在/存在过之外的,其特点职业等等与原著可以无关。如由美可以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
3、如有必要将引入登、糖,其有关描述如代表的阵营立场,具体工作,个人技能等等与现实中的人完全无关,如登可以任职国务院副总理,糖可以任联合国粮农组织干事啥的。如有相同之处视为巧合。特别声明没有可能涉及登、糖的家庭,感情之类隐私。
4、如有必要将存在凶&杀、暴%力、灾难事故、历史事件等的描写。对于可能存在争议的部分将作隐藏、改写、删去等处理
5、多数内容为对话或心理描写,逻辑性、现实性、年龄性、文学性、结构性等等均不着重考虑,仅为娱乐
6、所有登场的人物有良好的汉语水平,其对话均为汉语普通话,淡化其国籍、民族等因素

补充:
1、各个文章不构成连载,均无标题,可以是一个与任何作品无关联的片段,也可以是一个小剧场
2、每篇一般不超过500字
3、读者希望读到什么内容可以说明,适当考虑

第1篇
周末的早晨,建外光辉里一幢80年代的半老旧的塔楼,一间大两居里厨房里,战部君正要开窗散走油烟味,微信不怀好意的响起。
“渡”
“啥事?打电话吧,别发微信一段段的。我这做饭呢。”
“这样具有纪念意义呢……在我们分居期间”。
“唉?又提分居这词,明明是您非要去澳大利亚学中国古代史,不知道还以为我感情危机了”
“啥意思”
“昨天白鸟、高木两警察来取调基德的事。这不基德刚窃取了建外一幢公寓里的私人收藏。人家特地问候您来着,您的去向令他们一脸疑惑”
“管他呢,他们什么时候靠谱过。唉一般不是那个什么六组负责吗”
“可能解散了吧……哎哟,不说了不说了,厚蛋烧要糊了。”
“哟,还会做怎么高级的菜呢。”
面对由美这轻佻的语气,渡只能攥紧筷子
“对了,什么事呢。”
“你的新室友要来了。您还是能省就省吧。”
“又是DM那堆人介绍的吧。”
“是的,我看您对人类世界有点厌烦了,不如和他们一同去……”
“停,我看您花我人民币时一点也不厌烦……”
“少来了,对了,你去长富宫接人家一下。人家算是你的后辈,您发扬一下风格。”
“不是不是,他下飞机坐出租为什么不直接到光辉里这?”
“这个这个我也……没法跟你说。你去就是了。发你名片,到那找前台吧。拜拜。”
“我觉得我对您之外的人类都有抵触了……”

渡匆匆的吃下了两种口感对比强烈,酱油放多的的厚蛋烧。找了件勉强体面的休闲服。唉声叹气的奔向长富宫——美好的周末就这样搭进去了

TOP

发错板块了吗?

TOP

灌水性较强,与魔原著关系不大。就发到这里了。
第2篇
接第1篇
刚要开车的渡发现本日限号,罚款的惨痛经历还历历在目。一气之下索性沿着通惠河腿过去,正好散散心。
渡用微信里仅剩的十几元买了瓶弹珠汽水,不时的望着平静的通惠河,边走边喝一抬头到电视台南门,一股怀旧感涌上心头。
“现在电视台应该是不会再播放在下参演的作品了……罢了,诗里说得好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漕运500多年说停就停,多少人被迫改变生计,谁又有什么办法呢……”渡至今不能接受自己只是个风云过的普通人,如今就是个外籍雇员,每每与友人小聚时免不了大谈特谈落差感。
短短几里地如同漫长的哀愁旅程,渡进长富宫大厅时临近傍晚。五彩斑斓的建外夜生活即将开始,然而渡却没这份心情。
“应该在休息区吧……对了,对方叫啥来着……”渡才想起来看微信名片——紫薯二字赫然呈现屏幕中,“这什么怪名字……艺名吗……肯定不是正常人起的”
猛然间,一声清脆的掉落令渡不由得步入休息区旁的剑道厅——那是竹剑被打落撞到木地板时发出,练过的渡自然敏感。
“又输了……果然隔行如何山。唉?战部君!正好护具给您这样的高手,切磋一下吧。”

TOP

第3篇(速写,质量不保证。因完全不懂一些相关知识,因此一些细节的描述或不具合理性,大家看看就行)
接第2篇
“波……透……君。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这是……刚到?”渡接过护具,心中阴云密布——这是要是引来酒厂工作者和小学生的节奏。
“刚来几天,谈些休闲餐饮方面合作的事。等店开了给您打折。”安室透说着,不时用纸巾擦着汗。
渡隐约的感到或是刚才的败退,令安室透对那位比自己矮半头,身板薄产生了惧怕感。渡简略打量下胜利者,因护具无法看清容貌,但是隐约的透出坚定自信身经百战的目光。
“那东京那边的咖啡厅……”毕竟还是要和舍友客套几句,趁着这功夫渡穿戴护具拾起竹剑
“榎本现在是店长,店被一个退休的警察买了,他特爱喝红茶。我的工作是一个待业青年负责叫折……什么太郎,反正有位大千金时不时找他。说多了……说多了……”
“信息量好大……”侦探圈的事渡自然永远不懂
“正好离会面还有点时间,请让我欣赏您一流的剑术。拜托了!”
“那……我等您,您看两个小时差不多吧?我到时候叫车带行李一起去我家……”
“您等一下?我在这定了房间……噢,我不是您要接的人,您要接的人其实……抱歉,我接个电话。”
也许是为了避免尴尬,胜利者示意自己已准备好。
“不是透君?那是……好了,不管您是什么人物,我战部渡不是轻易能被击败的!”双方互相致敬时,渡也暂时忘掉接人的事。
气氛骤紧,双方相向缓步接近。只见对方将剑向外怪异的撇开。
渡自持有身高优势,始终与其保持距离待对方进攻暴露破绽,未曾想三五分钟后对方毫无动静。渡按捺不下的内心多少令竹剑的角度波动了一丝。
对方闪电一般前冲,但是剑还是向外撇的。
“嗯,终于出破绽了!他抬起剑的没有防守时候我正好能击中他前面。”渡露出喜悦的微笑——一旁的安室透也如此。
正当渡的剑加速下落时,对方忽地蹬地而起,并用令人惊讶的柔韧性偏向左侧,此事原本向外撇开的剑正好被反手上挑,猛击到渡的剑端,震得渡手腕生疼。渡勉强没掉剑,并果断向着自己右侧进攻。
“这下他没地躲了!反正左手没剑……什么!”
只见对方降低重心,双手托剑迅速顶起渡向下挥的剑。在惯性的作用下渡的剑接近了对方的面罩,对方的剑滑到渡剑的根部——渡无法再向下动作了
“不!他要反击!”渡开始惊慌。
果不其然,对方爆发式平推,令渡已然站不稳,被迫后撤步——自己的身高优势此时倒变劣势。为保证平衡,握剑的力度不自觉下降。
“趁现在!”渡第一次听见对方的声音——竟然还是个青少年,伴随着自己的剑被对方向右打落。
“他是怎么做到的?太快了……算了,输了。还是找人去吧。”渡就将经历了一场短暂又轰轰烈烈的青春。
“您这么谦让,在下实在不好意思……没想到和您是这么见面的,战部前辈……好热……”对方如释重负,解开了护具,头顶上有两个什么东西渐渐弹起。
“你……他……你是……难道……居然存在……”渡惊呆的望着战胜自己的这位,又瞅了瞅安室透——然而波本毫无惊诧之感。
“无论是演戏还是战斗,您都是当之无愧的前辈。抱歉,我只有这个形态。您别介意。”对方一边挠头一边露出的孩子气的笑容。
“你是……从一个什么岛……来的,baku……”
“您记得我甚是荣幸。”对方摘掉手套向渡友好的伸手,“在下爆丸(bakumaru),生肖战士,子鼠。”
刚才他头上弹起的就是被护具一直压着的两只可爱大耳朵。
“渡君,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有可爱帅气的小耗子。您要接的人应该就是他……我该开会去了”
心里恍惚的渡还是勇敢的握了爆丸的手。
“战部前辈,我来的比较突然,请您多多包含。”爆丸深深鞠了一躬。
渡开始觉得自己可以接受这只耗子了。

TOP

想起被数字君拖进文章的日子……

TOP

不知登是否去建设部大院(穿越文里有,20年前的事)采风了……

登的学校周围都是历史,准确的说是见证者,徜徉其中很容易代入进历史感中。只不过没有原来推荐给您的中央文献出版社那么久远

TOP

一不小心二连了……
只去过北建筑,没去过建设部

TOP

去一次无妨。徜徉之后去甘百购买服饰,首饰赠予友人(好友级别,不是友人A)。

TOP

好久没有见到这种同人文了啊,~
好怀念里面登场各种的人物。
好像这种串烧文在我们那个年代很流行。我初中看柯南那会也写过类似的文文。一
http://www.wangrays.com我的画廊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
------himigo的分割线-------
himigo附体小号

TOP

返回列表